身高160

2020-07-17 16:37

“80后”,这些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进程成长的一代人,在经历了高考、考研、“国考”(公务员考试)、找工作等一系列激烈竞争之后,婚姻成为他们人生的新“考题”。那些已到适婚年龄仍是单身的青年人,将面临“剩男”、“剩女”的尴尬标签。

纸上写着:“男,83年6月,身高170,复旦大学本科,广州市户口,国有企业白领,寻家在广州的独生女孩,23至27岁,身高160,本科。”

记者在现场发现,当天不少父母都是瞒着孩子来相亲的,而这些“被相亲者”大多是在广州工作的大龄优质白领。

一两个小时的“联谊”后,大多数父母已将合适对象的基本情况和联系方式网罗囊中,等待回家向孩子汇报“战况”。当然,也有家长表示没有找到有缘人,脸上流露失望之情。

此次活动承办方介绍称,这几天相亲会上,父母都是身负重任而来,往往比子女相亲更积极,问“准亲家”的问题也更现实:年龄、职业、收入、学历、住房等信息“照单全收”。如果双方父母觉得条件基本合适,就从人群中走出,继续单独交谈。

一位姓江母亲表示,自己正打算3月初在广州公园选址自发组织相亲活动,“趁着广府庙会未散的相亲热,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广州大龄未婚青年家长联谊会’。现在子女都为事业打拼,没时间谈恋爱,我们做家长的,有责任为孩子提供这样的服务。”(完)

“找女婿都成我的工作了。”年近六旬的张大爷带着一叠印有女儿年龄、身高、学历、经济状况、照片和联系方式的“小广告”在现场派发。“她今年已经28岁了,在广州从事金融工作,一直是个工作狂,对谈恋爱并不感冒,但我们都愁死了”。

周伯表示,这些条件都是儿子定的,不符合都不见,他实在太挑剔了,做父亲的也没办法。

有的家长挤不进去,干脆把高举征婚广告,四处走动。一位姓周老伯举着一张纸“淡定”地站在“缘分墙”一侧,一会儿功夫就吸引了不少人。

相比纸质传单,有的父母“技术手段”更先进,他们拿着平板电脑或手机播放儿女的照片和视频。他们说,这样能让别人对自己的孩子有一整体的印象,增加信任感。

周伯透露,自己瞒着儿子来这里参加过两次相亲了,“儿子肯定不会让我出来替他相亲,不过我先把女方的详细资料带回去,他看合适就不会拒绝了。”

蛇年新春的广府庙会成了“相亲会”,从2月24日至3月2日,一连七天不同主题的“幸福相约,万人相亲”活动正在广州越秀公园火热上演。

记录男女嘉宾个人信息的“缘分墙”前早早挤满了人。不少父母正戴着眼镜仔细抄写相关信息,还有的三五成群热烈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