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铭的妈妈董娟告诉记者

2020-07-12 17:01

后来李伟铭了解到,其他几个被批评的同学也受到了不同形式的处罚。李伟铭的妈妈董娟告诉记者,当时她和几个同学的家长还一起去找学校反映过,后来学校不了了之,自己想想孩子还在学校上学,也就忍了,没再追究,可没想到类似事情再次发生。

“老师说,学生给老师跪很正常。”李伟铭说:“可是我下跪是没办法,是被逼的,我的人格和自尊都受到了伤害。”

郑州市第五十一中学何副校长则称,郑州市教育局已经到学校调查过,调查的结果以教育局所说为准。

“如果没有体罚,孩子何来心里阴影,学校何需心理辅导?学校是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地方,是我错了我带着孩子宁愿赔礼道歉鞠躬都中,要真是你们做错了,我没有别的要求,你也是给我们说一声对不起就行了,我们没有别的要求。”采访中,董娟焦虑地告诉记者说,现在看来,这个要求似乎很难实现,不知道孩子该怎么样抹去心理阴影重回校园。

1月8日,记者在郑州市淮北街一破旧的家属楼里,见到李伟铭时,身材挺拔的他正坐在狭小的客厅里学习,见到记者礼貌地起身问好。

李伟铭告诉记者,他是郑州市第五十一中学初三(4)班学生,前一段有次考试,他语文没考好,班主任老师蒋艳红让他每天写一千字的检查,他没写好,蒋老师对他多次批评,有时候言语过激。随后,为了严肃课堂纪律,蒋老师还说谁要跟李伟铭说话,就处罚谁。2012年12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同桌两名同学上课跟李伟铭说了话,被蒋老师看到后,要求这两名同学各位扇自己10个耳光,这两名同学没执行,最后改成各自揪10下耳朵,蹲着上完半天课。李伟铭则被蒋老师拉到教室的最后面,单独坐。

对此,记者采访班主任老师蒋艳红时,她情绪激动地说:“纯属子虚乌有的事情。”

董娟焦虑地说:“我觉着孩子学习好坏,起码他的人格是在一条起跑线上的,我就请求老师给孩子留一点尊严,我没有别的要求,你给孩子留点尊严就行,人格和尊严是一个人一辈子的事啊。”

李伟铭说,其实这样的伤害不是第一次,2012年5月份也有一次,自己被逼在教师给老师下跪致歉,并给记者详细讲述了事发经过。

郑州14岁初三男生李伟铭,因为违反课堂纪律被老师要求下跪致歉,甚至跟他说话的同学也被要求揪耳朵、蹲地上课等,一系列事件发生后,感觉“人格和自尊受到伤害“的李伟铭再也不愿去学校上课了,甚至听见“老师”两个字就害怕,天天坐在家里自学,愁坏了父母。

“孩子本身学习不好,我们也知道,只想让他把初三这半年平平安安读完,没想到会出这个乱子。”董娟说:“孩子14岁是逆反心正强的时候,我给老师说,孩子就是再不对,千错万错,咱要沟通,往好的方面给他引导,好好批评他,没想到让孩子跪,跟孩子说话的同学也被要求扇脸、揪耳朵,蹲着上课,孩子心理有压力、有阴影,也觉着被孤立了,没法在学校呆,孩子心理承受不了。”

揪耳朵、蹲着上课……其中一位被处罚的学生也这样说。事情发生在教室后面,很多同学都知道,一位学生的讲述中也如此描述。

郑州市教育局师训处负责人张春雷告诉记者,1月7日,教育局成立了调查组前往学校进行了调查。班主任老师蒋艳红说不存在让学生打耳光的事情,也不存在揪耳朵的情况,就让他们蹲在那蹲了半节课,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对老师进行了批评,而且在全校进行通报批评了,以后这种情况要坚决杜绝这种情况,但是那种打耳光下跪都不存在”。“作为家长,中间有没有委屈,有没有生气,家长要学会承受,而且要正确地看待这些东西,不能孩子受点委屈以后,你就把它给放大”。

“我们三个人用一张课桌,他俩是我的同桌,也是我的朋友,因为跟我说话,被老师进行变相体罚,我心里很难受。”李伟铭说,有同学跟他qq聊天时,也认为“老师这样做其实就是不想让大家跟你玩儿”。无形中,李伟铭被“孤立”了,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经历过一系列事情后,如今,李伟铭再也不愿去学校上课了,如今已经在家自学了半个多月。尽管他知道在家自学的效果比不上学校,但他说:“不敢去学校,怕老师,怕她再挑刺,怕再受到体罚和伤害。”

同时,张春雷表示,这名学生还是要尽快到学校上学,学校专门有心理辅导教师,学校说会派一些专业的老师,对孩子进行一些心理上的辅导。

那一天上英语课时,李伟铭和其他几个同学因为说话等扰乱课堂纪律,被英语老师批评。次日因为身体不舒服李伟铭请假没去学校,第三天下午到教室上课时,班主任老师蒋艳红把他叫到教室后门处,说:“你们惹英语老师生气了,要让英语老师原谅你们,不管用什么方式,哪怕下跪。”接着,李伟铭就站在教室后门给英语老师鞠躬致歉,但蒋老师说不行,后来他又单膝跪地,蒋老师还说不行,必须得双膝跪地。最后,李伟铭双膝跪地,被教育了一番后,两位老师才将他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