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8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完全失能的已过半

2020-06-30 15:42

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与社会事务处处长周新华向现代快报记者介绍,他们在调查居家养老时发现,许多特困家庭老人的子女是下岗失业人员,每天起早贪黑地在外面打工,也就挣个一两千块钱,除去交通、吃饭等成本,最后实质上没剩多少。而自己年迈的父母一没时间二没人去照顾服侍。

南京将从明年起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障制度,按先易后难的原则,先将失能老人入住医疗保险定点机构和居家长期医疗照料的相关医疗费用按规定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

志愿者参与服务的时间,就像到银行存钱一样可以存进“志愿时间银行”,当志愿者本人需要帮助时,又可以像取钱一样从 “志愿时间银行”中提取一定时间,得到其他志愿者的服务。本月,南京首家社区“志愿时间银行”在秦淮区大光路街道大阳沟社区开通,目前已吸引了60名“储户”。社区居民刘桂华表示,大家进行志愿服务都没想过要什么回报,“但我们可以把自己‘储蓄’的时间兑换出来,为社区的孤寡老人等特殊人群换服务。”大阳沟社区书记谈坤表示,“时间银行”的“储户”不仅可以在需要时优先得到其他志愿者的免费服务,还可以为身体残疾、年老体弱需要帮扶的人提供“无偿贷款”。

据介绍,南京正在探索建立“养老服务时间银行”运作机制,鼓励社会人员根据老年人的服务需求开展志愿服务,预存养老服务时间。另外,还将建立志愿者嘉许制度和回馈制度。

“为此,我们有了个想法,把政府购买服务照顾失能和半失能老人的钱拿出来,直接‘聘用’老人的子女。这样一来,儿女不仅可以尽孝心,还可为自己增加一定的收入,实现失能老人家庭养老与解决子女家庭经济负担双受益的效果。”

周新华坦言,这个设想刚提出来时,也有争议。面对“照顾自己的父母,政府为何还要给钱”的疑问,他认为,尽管一些家政服务人员为老人服务,但仍然比不上老人家属的照料更细致周到;送老人去带护理的养老院,费用高床位紧张。而老年人更渴望与子女共同居住,家庭自助式养老不仅降低了养老成本,还能满足老人的生活和心理需求,因此民政部门应该把老人的子女们也纳入到养老护理员队伍中来。

据统计,南京8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完全失能的已过半,失能、半失能比例达到了62.4%。周新华举例说,咱们说个条件简陋点的医养融合的养老机构吧,一个房间住6名老人,请3名护理员8小时倒班看护,比如发给护理员3000元月薪,3个人月工资就是9000元,6个老人平摊,就是每人1500元,这还不谈机构建设成本、医生护士以及设备投入等,可想而知,成本很大。所以老人入住这些养老机构,费用肯定会超过1500元。而南京目前退休人员的平均养老金才2000多元。大多数老人肯定要喊住不起。

鼓励社会人员根据老年人的服务需求开展志愿服务,预存养老服务时间。当志愿者本人需要帮助时,可以从 “志愿时间银行”中提取一定时间,得到其他志愿者的服务。另外,还将建立志愿者嘉许制度和回馈制度。

“在国外,老人的退休工资用于老年生活;需要护理的,费用是从险种里出的。”周新华透露,民政和人社两部门正在研究如何通过社会保障的方式分担老人的护理费用。借鉴国外以及青岛等地的经验,南京将从明年起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障制度,按先易后难的原则,先将失能老人入住医疗保险定点机构和居家长期医疗照料的相关医疗费用按规定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很快,南京民政部门将启动老人的评估工作,“五类老人”(包括城镇“三无”人员、农村“五保”人员;低保及低保边缘的老人;经济困难的失能、半失能老人;70周岁及以上的计生特扶老人;百岁老人)可以申请政府购买的居家养老服务。如果其子女儿媳愿意在家照顾这五类老人,从被聘用上岗担当养护任务起,每月可领取政府发给的300元(照顾半失能老人)或者400元(照顾失能老人)的“补助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