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枝竹子里也只能选出一两枝

2020-10-31 19:32

蔡鸿文告诉记者,这几年西安的音乐爱好者也曾经与他有过接触,“下个月我们计划在西安开办一次尺八研习班,我也会做一次专场演奏会。”蔡鸿文认为,一种古老乐器的真正回归需要三个要素——乐器、演奏者和乐曲。(记者 夏明勤)

当蔡鸿文吹奏起已经流传千年的尺八,幽远空灵的旋律如水般缓缓流动,听众似乎也感受到了千年前皇宫里的优雅气象。“我原本是学习笛子和箫的,偶然听到海山老师吹奏的尺八,感觉非常震撼,没想到中国传统乐器可以有那么丰富的表现力,甚至可以演奏爵士乐。”2002年,蔡鸿文有机会随海山学习尺八的演奏和制作。“尺八是用竹子制作的,因为对每一节的长度要求非常精准,所以选材非常困难,一万枝竹子里也只能选出一两枝。”6年前,蔡鸿文毕业于台湾台南艺术大学,取得了两岸三地第一个专门研究尺八的硕士学位。随后,他受邀在国内多个城市举办尺八讲座和演奏。2014年,蔡鸿文受聘于武汉音乐学院,开设了尺八的研习课程,“我的学生都很喜欢这种乐器,但现在国内专业的演奏者还是太少了。”

它的外形很像箫,长度一尺八寸的竹管上钻有5个孔,吹奏起来音色比箫苍凉辽阔,又蕴含着笛子空灵恬静的意境。昨日(6月2日)下午,这种已经十分少见的乐器“尺八”亮相古城。来自台湾的演奏家蔡鸿文表示,尺八本是隋唐宫廷中的重要乐器,这次来到西安,“感觉就像是回家了一样。”

蔡鸿文这次来到西安,是参加“台湾传统工艺现代顶级工艺”年度会议的,台湾工艺研究发展中心主任许耿修和11位台湾工艺家在莱安中心与我省传统工艺业内人士进行了交流。而对于尺八来说,这次古城之行却是一次“回归之旅”。“尺八隋唐时就是宫廷乐器,后来随着遣唐僧传到日本,保留至今。上世纪70年代,美国人海山把尺八带到了美国。我就是跟随海山老师学习尺八的,现在我带着尺八站在唐长安城上。绕了地球一圈,尺八回家了。”